咸鱼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es,刀乱深坑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Leo司,药信

【太中】顶层的舞蹈教室

*祝我们帅气的中也生日快乐!
*上形体课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我错啦,今天太累了
*差点儿没赶上
*不过日本那边已经过了吧orz

正文
靠近阳面的窗户大开着,夹着屋外暮春时节的微风夹杂着刚抽芽的树叶的芬芳穿堂而过。窗帘随着阵阵夹杂着些许热气的和煦的春风摆动着它曼妙柔软的身姿。中原中也靠坐在舞蹈教室的一角,感受着热气吹过时所带来的那一丝丝暖意。

屋里的落地式空调开着制冷模式呜呜地吹着。机器运作的声音在空荡的教室中尤为明显。空调出风口处甚至可以看到舞台效果般的“烟雾环绕”。

今天是中原中也的生日,但他却一个人坐在这里。

那是因为自从一年前因为太宰治而跟校外的一群小混混打了架打进了医院而因此被学校下了处分停了半年学之后,中原中也就从这个学校中被孤立了出去。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那次事件恶劣到中原中也混黑道的表姐也是他的监护人尾崎红叶出面才得到解决。

对于被孤立这件事,中原中也倒是不怎么介意。或许跟屈原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差不多?

中原中也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在他时隔半年回到学校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太宰治半年前就转走了的消息。掐指一算,大概就是中原中也被停学后不久。中原中也又气又觉得好笑。气是气太宰治悄摸生息连告别都没有就一声不吭地跑了,好笑是觉得自己为了那个混蛋被停了半年学而那个混蛋却如无其事地走掉了。

话又说回来,这个位于学校体育楼最顶层的舞蹈教室已经被弃置多年了。据说原本学校有个舞蹈社团,还办得风生水起的,后来在一次出国演出的时候搭乘的飞机失事了,全员遇难无一幸免。那之后这个舞蹈教室便再也没有人用过,钥匙也被扔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因此当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手中的那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他口中所谓的舞蹈教室的钥匙的时候是将信将疑的。但太宰治就是看透了中原中也即使半信半疑也一定会跟过来这一点带着他来到了体育楼顶层。

厚重的大门紧闭着,没有一丝光线透出,昏暗的楼道里满是细小的灰尘。太宰治伸出手,握住了中原中也的手腕。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地看着太宰治握着自己的手在脏兮兮的墙壁上摸了一圈找到了电灯开关。

当然还毫不意外地获得了满是灰尘的手×1。

因此太宰治打开门的时候,中原中也正忙着擦手,忽然间就被刺眼的阳光闪得暂时性失去了视觉。再恢复视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逆着光站在教室门口的太宰治,微笑着对自己伸出手——

“中也,欢迎来到太宰治的教室。”

“……”

“哈?!为什么是你的教室啊??”

“因为是我弄来的钥匙嘛。”

于是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用还未擦干净的手揪住了太宰治白净的领子,一把将其按在了脏兮兮的墙上。

当天下午,两个人一边打闹一边将这个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太宰治配了把钥匙给了中原中也。

后来,这个教室成为了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基地。

再后来,中原中也被停学,太宰治转走,等中原中也再回来的时候,这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被刻意孤立了的中原中也依旧雷打不动地每天来到这个舞蹈教室,从屋里将门锁上,像曾经那样蜷坐在教室的某个角落,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一样。

但一切却又确确实实地都发生了改变。比如说中原中也身旁再也没有那个会笑眯眯地喊着他“笨蛋小蛞蝓”并夺过中原中也手中的游戏里,帮他打过一直过不去的那个关卡的人了。

「不过,又有什么所谓呢?」

中原中也这么想道。

于是眼睛一闭再一睁,眼前已然漆黑一片了。

中原中也没有带手表也没有带任何电子设备,他只是眨了眨眼让自己适应了一下黑暗。

「这个点儿大概校门已经上锁了,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吧。」

恍惚间中原中也仿佛看到门口处有个熟悉的黑影晃动了一下。

「幻觉吧,那个人怎么会回来。」

中原中也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准备再次进入梦乡。

耳边低沉又熟悉的却突兀地响起——

“中也,生日快乐,我回来啦。”

END

就像中原中也不会知道太宰治为什么转走又转回来一样。

太宰治也不会告诉中原中也他转走是去了那个学校,使了点儿小计策,不被察觉地让那几个害中原中也停学的小混混一个个都被学校开除了。

评论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