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鲶尾小天使的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主太中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不可自拔,鲶尾小天使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不是很懂为什么每次一发文就掉粉,不发文反倒涨粉←_←

【太中】论失恋跳河自杀淹不死怎么办

*白领宰×警察中
*根据腾讯的一条新闻“失恋小伙跳河自杀,却怎么也淹不死”想出的脑洞
* @我爱他他爱他。 提供的设定
*懒得写520贺文了,让我充个数吧2333,反正我也是单身狗

正文
太宰治可以用他的亲身经历发誓,有一个当警察的对象并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因为他身为警察的相好中原中也因为一个入室盗窃的惯犯已经很久没回过家了。

太宰治还记得几天前自己在浴室自杀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嗓音,连手腕都没来得及处理就跑了出去,结果只看到了中原中也的背影以及自己的邻居站在他家门口。

????这几天发生了什么???太宰治自动忽略了之前隐隐约约听到的中原中也的那句“谢谢您配合调查。”直接得出了中原中也出轨了的结论。

于是满心愤慨的太宰治悲痛欲绝,在赶去警察局的路上越想越郁闷,越想越委屈,最后干脆跳进了路边的一条河里入水自杀。

接到报警的时候,中原中也正坐在凌乱地堆着各种各样的文件的会议桌前,皱着眉头听着部下的报告。

太宰治在他们警察局也算是小有名气,毕竟总是因为自杀未遂被送来警察局开导的人并不常见。那时候中原中也还是个刚上任的小警察,因此上司就把开导这个屡教不改的自杀惯犯的麻烦事交给了中原中也。

本来上司对中原中也能劝服也没报什么希望,只是没人愿意接太宰治这个大麻烦而已。谁知道中原中也一干这事就是四年,还收服了太宰治这个公认的大麻烦。可能是因为这件事的缘故,中原中也在收服了太宰治这个大boss以后连升几级,成为了警察局里少数几个有说话权的前辈。

因此接到报警的接线员听到了描述之后就直接通报了中原中也。

“中原,你相好又自杀去了。”

……

中原中也气急败坏地赶到河边的时候,太宰治正仰面躺在河床边叹气。

“太宰你又搞什么幺蛾子?”中原中也走到太宰治身旁踢了他一脚,没好气地问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近多忙。”

“啊,警察先生!我跟你说哦,我失恋了,想跳河自杀,但是却怎么也淹不死。可能是河神大人觉得我一个人太孤独了不让我死,警察先生你跟我一起殉情没准河神就会接受我们了呢!”

看着湿漉漉地宛如一条刚被打捞上岸的青花鱼一般的太宰治抱着自己的大腿说出了一长串莫名其妙的话,中原中也眯了眯清亮的蓝色眼睛,在脑内迅速翻译了一下太宰治的话——

“中也你太久没回家了我想你了,咱们一起殉情吧。”

然后毫不犹豫地抬脚把那个说自己怎么也淹不死的青花鱼又踢回了水里,“既然你这条青花鱼这么想死,我就帮你一把,让你成为世界上第一条被淹死的青花鱼。”

这么说着,最后太宰治还是被中原中也带回了警察局,关进了看守所的某个离中原中也办公室最近的单人间里。

然而被关进看守所的太宰治依然不消停,对着中午来看望自己顺便来送饭的后辈中岛敦耍赖,“不行不行不行,没有中也喂我就不吃饭!你去把中也找来,把中也找来。”

中岛敦一脸怀疑人生的表情找来了中原中也,临走的时候脸上写满了“这个三岁小孩绝不是太宰先生”。

然后太宰治如愿以偿地得到了中原中也的暴揍一顿。

其实局里的人都心口不宣地没有拆穿中原中也的小心思。中原中也完全可以把太宰治安慰一顿送回家里,但他还是以妨碍公务的罪名把太宰治抓进了看守所。无非是因为看守所的单间可比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的家离他的办公室近多了。

至于忙了大概半个月,好不容易抓住了那个惯犯,带着看守所里的相好太宰治回了家的中原中也第二天就请了一天假的事,在这里就不细说了。据说那个大麻烦也向他们公司请了假,理由是自家对象病了,自己要留在家里照顾他。

谁信啊。

END

【太中】我会魔法哦

*玩梗
*忘了之前在哪儿看的梗了

正文
当正在独自外出完成委托的中岛敦看到河边一个浑身湿漉漉头上还挂着水草的穿着卡其色大衣的熟悉的身影手里拿着个破树枝在晃来晃去的时候他是崩溃的。

“那个……”中岛敦小心翼翼地走上前,确认了那个人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人后很不情愿地开口了,“太宰先生您这是在……”

“呀!敦君!我会魔法哦!”看见后辈,打招呼的同时太宰治还不忘挥了挥手里的小树枝。

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中岛敦还是很快意识到,太宰治手里的那个树枝可能充当了“魔杖”的作用。

在反应过来的那一瞬间,中岛敦萌生了想要快点儿离开的冲动。因为凭借他为数不多的经验来看,恐怕太宰治又要开始搞事情了。

然而事与愿违,在中岛敦的身体做出反应之前太宰治就抓住了他,“敦君居然不相信我!”

急于证明自己的太宰治四处看了看,然后眼睛一亮指向了河对面,“看到那个漆黑的小矮人了么!”

顺着太宰治的手看去,中岛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帽子……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大了,好想离开。

然而这么想着的中岛敦嘴上还是很配合地顺着太宰治的意思说了下去,“看到了……”

“我能让那个漆黑的小矮人忘记自己是条蛞蝓哦!”

“????”

“哼哼……敦君只要你拭目以待就好了。”

只见太宰治拿着手里的小破树枝,指着河对岸的中原中也煞有介事的画了个圈,还自己配了个拟声词,“啪!”。

“好啦!他现在已经忘记了。”

“??可是中原先生他本来……”也不是蛞蝓啊。

“敦君你还是不信的话我替你问问看。听好了哦!”

只见太宰治自豪又自信地将双手拢成喇叭的形状,对着河对岸喊道:“中也——小小的蛞蝓大白天出来不怕被踩扁嘛——”

对面的人猛地抬起头,中岛敦甚至觉得自己能看到他头上冒出的大大的十字路口。

“太宰你个青花鱼混蛋!你说谁是蛞蝓啊??”

听到中原中也的回答,太宰治意料之中地转过头信誓旦旦地对中岛敦说:“你看吧,他不仅忘了,而且还忘得彻彻底底。”

……哦。

对面沉默了几秒钟后凭多年和太宰治相处的经验判断出自己大概是被耍了,于是跟身边的手下吩咐了几句就冲着这边沉浸在自己魔法成果中的太宰治吼道:“太宰治你给我等着!我现在就过去!”然后气急败坏地走向不远处的桥。

太宰治没有回复中原中也,只是神神秘秘地跟中岛敦说道:“敦君,那条蛞蝓太可怜了,连自己的物种都记不清了还不明不白地活在这个世上,我实在是不忍心面对他,这里就交给你了。”

????

等中岛敦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太宰治留下收拾烂摊子的时候太宰治早就没影儿了,只见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气势汹汹地走上前来,“人虎?太宰呢?”

“太宰……太宰先生他刚刚离开了。”

“切!那个混蛋又在搞什么鬼。”

中岛敦在内心纠结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把太宰治跟自己说的话告诉中原中也。

END

【太中】论代理教官与正牌教官之间的爱恨情仇

*ABO注意!!!!!
*伪双教官设定
*宰A 中O
*我觉得中也是那种不在意性别,就算自己是个O也照样能把A打趴下的强势的O

正文
“我叫中原中也,是你们今天的代理教官,你们的太宰教官请假带孩子看病去了。”

当那个身材矮小的戴着个精致的黑色帽子的橘发教官站在队伍前时,站在第二排的我甚至都没有看到他。突如其来地好听的男声吓了我一跳,抬起头习惯性地往上看时,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真的不能怪我,当你们的教官突然从181突然换成了160,你们也不会很快适应的。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个新兵蛋子,性别女,目前正在军营里接受严酷的训练。顺便说一句,我们的教官太宰治是个帅气又强大的alpha,营里的omega不分男女大部分都是他的迷弟迷妹,当然,包括我在内的很多beta也是。

太宰教官哪里都好,就是有个不太好的爱好——自杀。

工作时间还算靠谱,一下班立马就开始搞事情。各种入水啊,上吊啊,跳楼啊,虽然从来没有成功过,不过看得我们是各种心惊胆战的啊。

其实这个矮个子带班教官我们多少还是见过的几面的,比如说上个月那场暴雨,就是他义无反顾地跳下河把“失足”落水的太宰教官救上来的。

“失足”的说法是太宰教官被救上岸后自己的说辞,对这个——嗯,老是叫人家小矮子不是很礼貌,就叫他中原教官好了——说的。

连刚跟太宰教官相处了几个月的熟悉了他的本性的我们都不信,更不用说看起来跟太宰教官很熟悉的中原教官了。他自然是不信的。非但不信,还差点儿一脚又把太宰教官踹下去,嘴里还说着什么“那你这条青花鱼就好好回你的水里去吧!”

就在我们都以为太宰教官这回死定了的时候,他使出了必杀技。

那双好看的桃花眼里充满了委屈,外加湿淋淋地坐在雨里,俨然一副可怜的小狗的样子,“中也你明明知道的,为了你和……我是不会在这种天气里入水的呀。”

因为雨声太大,中间省略号的内容我们并没有听太清。不过这句话足以让我们知道中原教官和太宰教官的关系非同一般了。

嗯?你问我后来怎样了?中原教官自然是原谅了太宰教官,还把他揪上了一辆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豪车,扬长而去。

班里好多人都哀嚎着说苦了这车了。这么好的车天天保养都不为过,怎么能湿哒哒地就进去了呢!

反正车什么的我是不懂啦。我好奇的是,中原教官好像并不是这个区的教官,我们以前并没有见过他,那么为什么是他给太宰教官带班呢?

好像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报告!”一个前排的同学突然喊了声报告。

“讲。”

“中原教官,请问您是omega么?”

???????这是个什么鬼问题哦?我已经看到中原教官的脸黑下去了哦?前排的那个ky你还是快逃吧。能在那么一场暴雨中把高自己二十多厘米的太宰教官从湍急的水流中救出来,怎么看也是个alpha吧?试问哪个omega能做到这种事啊????

只见中原教官挑了挑眉,好看的宝蓝色眼睛中充满了戏谑,“……你以为你们太宰教官带着谁的孩子去的医院啊?”

……哦。

等下??太宰教官有孩子了?不对,难道中原教官是omega????不不不……别告诉我那孩子是中原教官和太宰教官的?!!

“行了,你们想问的都问完了吧?再有想问的就憋着吧。现在,立刻,马上,围着操场,十圈热身!最后一个回来的加两圈!”

????exm???十圈是热身???我还以为没有比太宰教官的八圈更狠的了呢!没想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于是,在同僚们的哀嚎声中,我们踏上了征程。

后来,据回来的太宰教官透露,中原教官原来也是个一线军人,后来受了重伤回来当了教官,再然后,跟太宰教官结了婚有了孩子就不当教官改当文职干部了,所以我们没怎么见过他。

然而身为一个不输alpha的omega,中原教官怎么可能在办公室里坐的住?这次带班就是中原教官手痒痒了,借孩子生病的机会把太宰教官赶去带孩子看病,以达到给他带班,“顺便”活动筋骨的目的。

有种以后会经常看到中原教官的预感。

END

我去死一死……都别拦着我

我只是想要一期尼啊!!为什么出了第二把莹总!!!我愿意用一把莹总+一把岩融换一把一期尼啊 

哭……

【胁差双子】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他们俩太可爱了
*春游爬山的时候突如其来的脑洞
*本来是个两三百字的短篇,结果一不小心2000+了
*玻璃渣慎入
*无明显攻受
*鲶尾视角
*我用我名字和头像发誓我是爱着鲶尾小天使的
*第一次写他俩,还请多多指教

正文
早上起床的时候窗外雾蒙蒙的一片,估计是个多云的天气。

天气预报也懒得看,鲶尾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包,确认带齐了各种必备品就出了门——目的地是旅馆不远处的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

出门前鲶尾还不忘在大厅熟睡着的老板面前留了张条——

“我们进山了,如果三天后没回来,就报警吧!   ——鲶尾藤四郎”

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鲶尾顺手划掉了那个莫须有的“们”字。

说起来,这座山也并不是什么危险的山。鲶尾站在山脚下看着石子铺成的弯弯曲曲的小路,心里想着自己出门前真是多此一举,这种山自己一天内就能回来。

转念一想,不对,如果自己不留纸条的话,兄弟会生气的……等下,兄弟是谁?

被自己脑海中突然蹦出来的想法稍稍困惑了一会儿,鲶尾最终还是把一丝异样的感觉抛在了脑后。

“嘛,船到桥头自然直吧!”

说着自己口头禅的鲶尾踏着坚定的步伐走进了茂密的森林中。

顺着石子路走向前,两侧的树木越来越密,如果不是因为有条石子路,鲶尾甚至都不相信这里有人来过。能在有人的情况下还把这里的原生态保护得这样好的也真是没谁了。

鲶尾确信了自己想找的人一定在这里的念头,一边欣赏着周围的几乎遮蔽了天日的大树和周围丰富的物种一边自言自语着往前走去。

等鲶尾反应过来的时候,脚下的路早就在不知不觉间消失了。

“诶……什么时候?!”鲶尾有些惊吓地小声惊叹了出来,惊走了周围树上的若干飞鸟。

听着飞鸟扑棱翅膀的声音,鲶尾不由陷入了沉思,自己什么时候有的这个自言自语的习惯?为什么这次进山总觉得少了点儿什么?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鲶尾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开阔地,丝毫没有意识到危险即将来临的鲶尾依旧向前走着。

忽的脚下一滑,将鲶尾从自己的世界中拉了出来,鲶尾凭着超强的反应力拉住了一旁的一根粗壮的藤蔓才没有摔下去。

惊魂未定的鲶尾看了看脚下隐蔽性极好的断崖,转身就冲着空气脱口而出,“兄弟小心点儿!这……”

话说到一半就戛然而止,寂静在空气中蔓延,鲶尾愣在了那里,好像自己确乎是忘记了什么。

忘记了什么呢?

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呼之欲出。

「我从来就没有一个人进过山。」

「从来都是我·们一起进山的。」

「那为什么现在我会一个人在这里。」

「那个人是谁?」

鲶尾空洞的眼睛无意间瞥到了断崖上挂着的一段紫色的断绳,那颜色与材质显然与自己背包上的那段绳子是一样的,只不过……只不过自己的是红色。

「……红色……紫色……紫色?!」

鲶尾抓住藤蔓的手猛地松开。

身体顺着断崖下坠,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失重感。

鲶尾全都想起来了。

重力早就不是自己该体会到的东西了。

三天前自己与兄弟骨喰一同来到这个山脚下的旅馆入住,目的是为了寻找隐居山中的兄长一期一振。

虽然不知道他究竟藏身于哪座山脉,但身为家中除一期一振外最年长的双生子之一的鲶尾实在不忍心看着家中年幼的弟弟们每日每日思念兄长,便自告奋勇地说要去找一期尼。

和鲶尾从娘胎里就黏在一起但性格和发色却截然相反的骨喰自然也一同踏上了征程。

记得离开家的时候,在剩下的弟弟中比较年长又热衷于照顾人的药研小大人一般说着“我会照顾好弟弟们的,你们放心去吧。”

那之后鲶尾和骨喰跑遍了所有可能有人住的山脉,都没能寻得一期一振的踪迹。这回是听到风声说这座山里有一个因为家破人亡而来此隐居的人才特地赶来的。

当年粟田口家那场大火使得家里好些弟弟葬身火海,鲶尾也因此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在医院里躺了有段时间。虽然鲶尾当时几乎是舍命将骨喰和几个弟弟推了出去,但骨喰还是因为看着自己的父母,弟弟们,自己双生子被大火吞噬而失去了全部记忆。

好歹和鲶尾之间独属于双生子的那份默契还没有忘记。

那之后有段时间粟田口的几个孩子可以说是居无定所,更不用说联系上在国外靠奖学金读大学的一期一振了。

后来鲶尾和骨喰好歹靠日夜不停地打零工租了一间还算勉强的屋子,供着弟弟们回到了学校。

那时候想着联系一期一振,却得知了一期一振在回来后得到粟田口家被烧成了灰烬,以为所有人都死了,就悲痛欲绝去深山中隐居了。

这也就是为什么鲶尾和骨喰要寻找一期一振的原因了。

看着头顶的一片蓝天,鲶尾回想着两天前自己与骨喰进山,结果不小心落下悬崖的事。

「都是我,害了兄弟。」

「只是……为什么我现在会在这里。」

「难道……?!」

鲶尾忽的从断崖下的草丛中飘了起来,他记起自己之前掉下断崖的时候特地把骨喰护在了上面。

「兄弟说不定还活着!」

鲶尾顺着地上的血迹寻到了一座山洞。

在那里,他看到自己记忆中那个一直文文静静没有什么表情的兄弟浑身是伤地靠在洞壁上,怀里抱着早已没了气息的自己。

看着自己被抱着的感觉真是奇怪。

鲶尾微微吐槽了一下便忐忑地往前走近了几步。

「还好,兄弟还有着微弱的气息。」

骨喰脏兮兮的脸上有两道痕迹,那是泪水流过后留下的泪痕。

「我能做些什么呢?」

鲶尾生怕晚了一点兄弟就会没命,绞尽脑汁地想着办法。不经意间看到了骨喰怀里的自己——的尸体。

「说不定我能回去?」

鲶尾试了试,还真的可以!

只是……

「这很费精力啊,恐怕等我将兄弟带出去的时候我连魂魄都会消散吧。」

所谓灰飞烟灭。

「不过……只要能救兄弟就好!」

这么想着的鲶尾忍着强烈的违和感以及自己身体的生硬感想要站起来,谁曾想骨喰紧紧地搂着自己,根本挣脱不开。

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鲶尾只得以一个扭曲的姿势一步,走一步,缓慢地拖着自己的身体和奄奄一息的骨喰凭着记忆往森林外走去。

每走一步,自己的意识便模糊一些,自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感觉便减少一分。

第二天清晨,接到报警赶来的警察看到的便是斜靠在石子路口旁的一棵大树上的气息微弱的白发少年,以及他怀中紧紧抱着的黑发少年的尸体。

在山间弥漫了四天的云雾也终于散去。云销雨霁,彩彻区明。

后来,警察在搜山后找到了在断崖边小木屋中的一期一振。从骨喰口中得知了还有弟弟幸存的一期一振带着传达完消息便再也没开过口,目光呆滞的骨喰以及死去的鲶尾的尸体回到了粟田口的大家庭的怀抱中。

围绕着粟田口家的云雾也终于散去了。

那么在那云销雨霁,彩彻区明的背后——活下来的人与死去的人,究竟谁更痛苦呢?

END

说真的!各位有没有刀剑坑的!!!我写点儿胁差双子你们不会介意的对吧!对吧!

最近脑洞枯竭,开个330fo点梗吧 

个数限定为仨,不限时间,点完为止

拒绝开车,太中不逆不拆  

点的时候最好是设定+梗,hebe也最好说下

ps.弱弱说一句,其实如果有人有什么鲶骨鲶,或者是极东的好梗的话没准我会考虑多加几个名额2333

【太中】顶层的舞蹈教室

*祝我们帅气的中也生日快乐!
*上形体课的时候冒出的脑洞
*我错啦,今天太累了
*差点儿没赶上
*不过日本那边已经过了吧orz

正文
靠近阳面的窗户大开着,夹着屋外暮春时节的微风夹杂着刚抽芽的树叶的芬芳穿堂而过。窗帘随着阵阵夹杂着些许热气的和煦的春风摆动着它曼妙柔软的身姿。中原中也靠坐在舞蹈教室的一角,感受着热气吹过时所带来的那一丝丝暖意。

屋里的落地式空调开着制冷模式呜呜地吹着。机器运作的声音在空荡的教室中尤为明显。空调出风口处甚至可以看到舞台效果般的“烟雾环绕”。

今天是中原中也的生日,但他却一个人坐在这里。

那是因为自从一年前因为太宰治而跟校外的一群小混混打了架打进了医院而因此被学校下了处分停了半年学之后,中原中也就从这个学校中被孤立了出去。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那次事件恶劣到中原中也混黑道的表姐也是他的监护人尾崎红叶出面才得到解决。

对于被孤立这件事,中原中也倒是不怎么介意。或许跟屈原的“举世皆浊我独清,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差不多?

中原中也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在他时隔半年回到学校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太宰治半年前就转走了的消息。掐指一算,大概就是中原中也被停学后不久。中原中也又气又觉得好笑。气是气太宰治悄摸生息连告别都没有就一声不吭地跑了,好笑是觉得自己为了那个混蛋被停了半年学而那个混蛋却如无其事地走掉了。

话又说回来,这个位于学校体育楼最顶层的舞蹈教室已经被弃置多年了。据说原本学校有个舞蹈社团,还办得风生水起的,后来在一次出国演出的时候搭乘的飞机失事了,全员遇难无一幸免。那之后这个舞蹈教室便再也没有人用过,钥匙也被扔在了某个不知名的角落。

因此当中原中也看到太宰治手中的那不知道他从哪儿弄来的他口中所谓的舞蹈教室的钥匙的时候是将信将疑的。但太宰治就是看透了中原中也即使半信半疑也一定会跟过来这一点带着他来到了体育楼顶层。

厚重的大门紧闭着,没有一丝光线透出,昏暗的楼道里满是细小的灰尘。太宰治伸出手,握住了中原中也的手腕。中原中也不明所以地看着太宰治握着自己的手在脏兮兮的墙壁上摸了一圈找到了电灯开关。

当然还毫不意外地获得了满是灰尘的手×1。

因此太宰治打开门的时候,中原中也正忙着擦手,忽然间就被刺眼的阳光闪得暂时性失去了视觉。再恢复视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便是逆着光站在教室门口的太宰治,微笑着对自己伸出手——

“中也,欢迎来到太宰治的教室。”

“……”

“哈?!为什么是你的教室啊??”

“因为是我弄来的钥匙嘛。”

于是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用还未擦干净的手揪住了太宰治白净的领子,一把将其按在了脏兮兮的墙上。

当天下午,两个人一边打闹一边将这个教室打扫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太宰治配了把钥匙给了中原中也。

后来,这个教室成为了他们两个人的秘密基地。

再后来,中原中也被停学,太宰治转走,等中原中也再回来的时候,这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被刻意孤立了的中原中也依旧雷打不动地每天来到这个舞蹈教室,从屋里将门锁上,像曾经那样蜷坐在教室的某个角落,仿佛一切都没有变一样。

但一切却又确确实实地都发生了改变。比如说中原中也身旁再也没有那个会笑眯眯地喊着他“笨蛋小蛞蝓”并夺过中原中也手中的游戏里,帮他打过一直过不去的那个关卡的人了。

「不过,又有什么所谓呢?」

中原中也这么想道。

于是眼睛一闭再一睁,眼前已然漆黑一片了。

中原中也没有带手表也没有带任何电子设备,他只是眨了眨眼让自己适应了一下黑暗。

「这个点儿大概校门已经上锁了,想回去也回不去了吧。」

恍惚间中原中也仿佛看到门口处有个熟悉的黑影晃动了一下。

「幻觉吧,那个人怎么会回来。」

中原中也自暴自弃地闭上了眼睛,准备再次进入梦乡。

耳边低沉又熟悉的却突兀地响起——

“中也,生日快乐,我回来啦。”

END

就像中原中也不会知道太宰治为什么转走又转回来一样。

太宰治也不会告诉中原中也他转走是去了那个学校,使了点儿小计策,不被察觉地让那几个害中原中也停学的小混混一个个都被学校开除了。

祝我们可爱×的中也生日快乐!

贺文我下午修修再发,不太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