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鲶尾小天使的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主太中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刀剑乱舞不可自拔,鲶尾小天使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下周期中考……不是我不更新,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被理化生虐的一丝丝脑洞都没有了
抱歉,考完试绝对更新

【太中】一只金毛的套路

*久违的更新
*请让我沉迷学习
*又是宰宰的套路

正文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倒了大霉了。先是出门的时候被一只金毛扑了一下,帽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被风吹跑了,去捡的时候那只金毛居然迅速地叼起了帽子,一溜烟跑掉了。

这也就算了,毕竟中原中也也不是只有一个帽子。转身回家又戴了个帽子出门的中原中也也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谁知道到了港口黑手党就直接被森鸥外叫到了办公室,笑眯眯地让他去武装侦探社一趟。眼里的偏心都快要溢出来了。中原中也想都不用想一定跟某个混蛋有关。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迫于命令来到了武装侦探社的中原中也第一次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今天不应该出门。

只见早上的那只金毛乖乖地坐在武装侦探社的中央,嘴里还叼着自己的帽子,周围围着一干武装侦探社人等。

中原中也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太宰治的身影,这才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扶了扶头顶的帽子,严肃地敲了敲门。

说是敲门,其实只是礼貌地告诉屋里的人自己来了。毕竟门本来就是开着的。

看到中原中也的到来,反应最激烈最迅速地居然是那只金毛。只见它把嘴里的帽子一放,“嗷”地一声就扑向了中原中也。

被大型犬扑倒的滋味可不好受,中原中也迅速侧身想躲开,没想到却被那只狗看穿了动作,实打实地扑倒在了地上。中原中也对这只狗的印象分瞬间从负值下降到了更低。

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中原中也正想使用异能将这只狗从敞开着的窗户扔出去。谁曾想不仅扔不出去,连抬起来都做不到——异能失效了。

一脸诧异的中原中也对上了那双亮晶晶的狗眼。

好熟悉,总有一种想凑它的冲动。

……

“太宰治?!”中原中也几乎是跳了起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国木田独步刚想开口,只见那只狗在听到太宰治的名字后立马兴奋地直起身,想去舔中原中也的脸,被中原中也嫌弃地打开,“行了别恶心我。”

显然被这一人一狗整得有点儿懵。眼睁睁地看着中原中也随手搬了个椅子往上一坐,对着那只金毛说道:“来,解释解释吧,你又造什么孽了?”

然后武装侦探社的人就有幸看到了一只金毛在办公室里手舞足蹈,然后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时不时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中原中也支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悠悠地开了口,“所以你是碰上了非碰触系异能——或者说是精神系异能,能让人变成他脑子里正在想的那个动物。对方放了只狗出来,然后打动了异能,因为你接到的情报有误,所以没有防范到,就被变成了狗?”

目瞪口呆地武装侦探社社员们看到那只金毛兴奋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现在要我帮你找到那个异能者?”

金毛又点了点头。

“想得美!”中原中也起身就往门口走去,“你变成这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好自为之吧,太宰。”

眼看着人就要走了,一旁的国木田独步终于还是斟酌再三开了口:“那个……中原先生,你怎么证明这只狗是……太宰,而不是你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部剧呢?”

“哈?”中原中也回过头来一脸难以置信,“我们港口黑手党可是很忙的,我好歹也是个干部,哪儿有那个闲工夫去演戏?”

说着,中原中也走回来弯下腰,伸手摸了摸金毛毛绒绒的脖颈处,揪出了一个在场的各位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波洛领带出来,瞬间鸦雀无声。

“好了,你们自己的社员出了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们港口黑手党可不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中原中也直起身,摆了摆手,径直离开了武装侦探社。

整套动作可以称得上是潇洒。

如果忽略身后屁颠屁颠跟着的那只摇着尾巴的金毛的话。

最后太宰治还是恢复了。至于谁帮他找到的那个异能者,答案显而易见。

没过多久太宰治就从员工宿舍搬了出去,至于搬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据小老虎说,他曾经看到太宰前辈和中原中也进了同一个高档小区。

虽然别人一致认为是中岛敦看走眼了,但对此,江户川乱步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据某名侦探透露说,太宰治正好认识那么一位中原中也描述的异能者,两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END

【太中】中也,还想逃么?

*久违的更新
*马上期中考了,我对不起你们
*爆字数了

正文
说起来,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相遇也是有够狗血的。

那是一家明明身处市中心,环境也很幽静却没有什么人的小型图书馆。

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使得人们都忙于追求利益与效率,读书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情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会做了。

中原中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发现的这个小型图书馆。本以为会人满为患的图书馆却意外地空无一人,只有带着厚重的眼镜的一副老学究模样的图书管理员坐在门口的柜台里将头埋在了书本中。除去那个老学究以外,这里的一切都很符合中原中也的胃口。

仔细阅读了贴在墙上的《借书条例》后,中原中也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这里几乎没有人——现如今已经很少有人愿意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图书馆里了。这家图书馆哪儿都好,就是有个怪规矩,不让将任何东西带出图书馆,包括图书。

中原中也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写这个《借书条例》的人,明明不让借阅却还写着“借书”,而且“条例”这么正式的词汇总让人觉得是在看什么法律法规一样。

政法系出身的中原中也实在是看着墙上这大大的四个字难受,转身想跟那个图书管理员提提意见,却发现对方还像自己刚进来的时候那样埋头苦读,丝毫没有意识到有客人来了。看他这么认真中原中也也不好打扰他,也就只好作罢。

本就是出来寻找灵感的中原中也自然有的是时间,于是他花了一下午的时间把这个不大的小图书馆里的书的种类摸了个门清。虽然藏书不多,但意外的都是中原中也的菜,甚至好多绝版的书都能在自己看到。

这也就是为什么这里的书不让借出去的缘故吧。绝版书的价值可比违约金要高得多。

中原中也随手抽出一册绝版诗集坐在夕阳西下的落地窗前阅读起来。这扇窗户,刚才中原中也从外面观察过了,是单面玻璃。也就是说里面能看到外面,但外面看不到里面。

如果被中原中也的大学老师看到中原中也此时坐在这里看诗集,一定会笑掉大牙——毕竟谁都无法想象当年政法系的高材生居然放弃铁饭碗当了个诗人。

中原中也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只是觉得冥冥之中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操控着自己这样做,而今天的外出寻找灵感也是一样。中原中也虽不是什么相信命运的人,但却无比地相信自己的直觉。而事实证明,中原中也的直觉从未出过错。

看完书的时候不知不觉天已经黑透了。中原中也吓了一大跳,看了一眼手表,十一点多了,可图书馆的灯还亮着。

那个管理员不会是不知道里面还有人,就这么把我锁在里面了吧?

中原中也将诗集放回原位,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口,发现那个图书管理员不知什么时候趴在桌上睡着了,眼镜还架在鼻梁上,乱糟糟的头帘随着他微微颤动的眼睫毛一同振动着

有一副好皮囊,只是邋邋遢遢的,还是个书呆子。

中原中也凝视了熟睡着的图书管理员下了个结论。

然后头也不回转身就离开了的中原中也自然没有看到那图书管理员嘴角偷偷上扬的弧度。

从那以后,中原中也就养成了个每天下午都来这个闹市区格格不入的小图书馆看书的习惯。虽然藏书看起来并不多,但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看完的。

在这期间,中原中也一次也没跟那个图书管理员搭上过话,对方总是认真地在钻研那本书,丝毫注意不到别人的存在。中原中也甚至冒出了“我要是带走一本书他会不会发现?”之类的想法。

但毕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这种事只会存在于想的阶段,永远不会被中原中也付诸实践。

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中原中也对那个神秘的图书管理员的好奇心越来越大,甚至超过了对图书馆本身。于是中原中也又多了一项例行公事——观察那个图书管理员,以及他一直看的那本书。

至于中原中也为什么会知道那个管理员看的是同一本书,中原中也敢凭他多年的写作经验打赌,每次他瞟过去看到的书页的排版,字体,纸张样式,都绝对是出自同一本书。

但图书管理员和他的书这个谜团一直没有任何线索。

终于有一天,中原中也在取出齐眼高的某本书的时候看到了对面同时取出对面那本书的图书管理员的眼睛——  

“太宰治?!”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一定是傻了才没认出来自己从小的邻居以及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太宰治。

一定是他太邋遢的原因。中原中也毫不犹豫地将过错全部推到了太宰治身上。

中原中也顿时失掉了对这个图书馆的最后一点兴趣,转身就想离开,不料还没走到门口就被身后疾走几步追过来的人拉住了手腕。不等中原中也挣脱开,太宰治便一个发力将中原中也带进了自己的怀里。

身高差在这种时候体现得最明显了。太宰治弓着背将头搁在中原中也肩膀上,双手紧紧搂着中原中也那纤细的腰,防止他逃跑。

温热的气体呼在耳边,使中原中也的耳朵迅速地蒙上了一层樱花粉。即使在中原中也和太宰治在一起多年后,中原中也还是执意解释说那是正常生理反应,不是害羞。不过他是不是害羞了恐怕只有他自己和太宰治两个人知道了。

中原中也正想拍开太宰治在自己腰上不安分的手的时候,只听那个熟悉的嗓音恍如隔世般在耳边响起——

“我为你办了这家图书馆,收集了这些藏书,可是花了血本啊,看来你也挺喜欢的样子——”

“——中也,还想逃么?”

那之后,中原中也得以如愿以偿地深入了解了图书管理员太宰治——不,应该说是,“被”太宰治深入了解了一下。而太宰治一直看的那本书,中原中也也在某天扶着腰走出卧室去找做早饭的太宰治的时候看到了名字——《完全自杀手册》,

END

大概讲的是中原中也和太宰治竹马竹马,高中的时候在一起了。后来因为中原中也母亲不同意并且检查出了癌症晚期,所以中原中也作为一个孝顺的孩子不得不抛弃爱情选择亲情。不辞而别随着母亲去了欧洲疗养。最后母亲还是去世了,中原中也也在欧洲拿了个政法系学位回国当诗人。本以为再也见不到太宰治了,结果最后还是被宰套路了。

而太宰呢则是坚信中原中也一定会回来,所以最了解中原中也的他开了这么一家无论哪里都很符合中原中也胃口的书店,只是为了等他回来。所以猎物走进全套的时候太宰治高兴得不得了,却只能戴个厚厚的平光镜掩盖自己上扬的嘴角。

Erin_虚到只敢深夜更新:

【一个简单粗暴的本宣】
原作:《文豪野犬》
cp:太宰治x中原中也
页数:80
价格:20




主编:Erin
封绘:Simite
排版:格子
校对:咸鱼君
文手:
沈墨《当年初见》 @沈墨
欣函《海的瞳》 @沉迷鲶尾小天使的欣函
咩咩离《深海繁星》 @咩咩离
阿卡林《príncipe》 @阿卡林
凉白《粉碎性梦魇》 @-叶栖蓝桥-
言荃《开普敦时间23点49分》 @言荃
薄荷《一期一会》
季洛颜《无恶不作》
憋了N久的本子终于做出来了,过程就很难产一样orzz
首发cp20!结束后会根据开情况来看是否开通贩orzz

【太中】无人知晓 第一章

*接上
*本章奠定了全文的感情基调×
*↑所以自行推测本文走向及结局吧
*↑顺便一提,结局已经想好了,没有意外的话不会再更改了,说什么都没用了哦

正文
国木田独步带着中原中也大概参观了一遍皇宫后就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看起来富丽堂皇的庭院里。常年待在正宗皇宫里的中原中也怎么会看不出来这个配置。他皱了皱眉,“他住的地方就不需要我参观了吧?”
虽然国木田独步对中原中也这个始终不肯承认太宰治的地位的态度有些不满,但中原中也好歹是个皇子,就算是质子,也不能轻易怠慢了。因此国木田独步只能强压住说教的冲动,推了推眼镜回答道:“这里确实是陛下的住处没错,但同时也是您的住处,所以参观还是有必要的。”
“……”中原中也脸上流露出的一丝不耐烦瞬间僵在了脸上,“你是说我要和太宰那个混蛋住一起?”
“请您注意您的言辞!”国木田独步终于忍不住了,义正言辞地呵斥了中原中也一句。
中原中也在那句话脱口而出的时候就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说的不太合适,被国木田独步这么严肃地呵斥了一下也大概冷静了一下,换了个语气再次问道:“抱歉刚才是我措辞不当,你的意思是我接下来要和……嗯……和他一起住?”
无论中原中也怎么努力,终究还是说不出那个词,最后只能用“他”来代替。对于中原中也的这个让步,国木田独步也只得表示认可。
“准确地来说,”国木田独步顿了顿,“只是住在一个院落里而已。”
“……没有别的选择么?”
“您可是质子。”
中原中也不说话了。是啊,他可是质子,是港黑国送来武侦国用来停战的质子。质子,质子,说白了就是弃子。等港黑国休养生息,养精蓄锐了以后,恐怕根本不会把他这个不讨喜的质子放在眼里,毫不犹豫地出兵攻打武侦国吧。那时候,自己就只有……
这么说来,自己恐怕还得感谢武侦国给自己提供了住处,而不是把自己投入大牢里。只是住在太宰治的身边,跟住在大牢里又有什么区别呢?不过是一个太宰治精心为他准备的一个做工精巧的用来关金丝雀的牢笼罢了。可惜他中原中也不是什么金丝雀,太宰治也不是什么喜欢金丝雀喜欢得不得了的人。
重新审视了一遍自己的处境后中原中也摘下帽子按在胸前,对着国木田独步微微鞠躬,“刚才是我失礼了,那就请您带我去我的鸟笼吧。”
对于中原中也沉默后突然改变的态度以及敬语,国木田独步是很受用的。只是“鸟笼”这个词……之前太宰治说要把中原中也安排在身边的时候,国木田独步百思不得其解,甚至还阻止过太宰治,不过无果。如今听到中原中也这么一说,国木田独步豁然开朗,是啊,只是个“鸟笼”罢了。一个名为“太宰治”的“鸟笼”。
对太宰治和中原中也的事迹早有耳闻的国木田独步在心里暗暗地叹了口气,感叹了一下这对冤家的默契程度,面上则是一脸严肃地带着中原中也来到了一个角落里。
中原中也正想着太宰治这家伙难得讨喜一次,没有把自己的住处安排在他住处边上,就听国木田独步指着边上一个看起来更偏的屋子说道:“这是陛下的住处。”
“……”
我就知道太宰那个混蛋不会安什么好心!
知道自己没有拒绝权的中原中也谢过国木田独步后就吩咐身后跟来的仆人们把自己的衣服啊帽子啊还有珍藏的几瓶红酒啊搬进了屋里。
国木田独步显然也没有要留下来的意思,落下句:“有事找院门口的侍卫。”就走了。
东西搬完后中原中也把那些仆人们也都遣散了,独在异乡,这些仆人恐怕也用不上了吧。与其让他们跟着自己在异国受苦,不如让他们跟着使臣回去,回到那个有着他们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中原中也在将衣柜里原本的恶趣味女装全都扔了出去然后将自己的衣服和帽子放进去,将红酒藏在床底下后,独自一人站在这个陌生的环境还算不错的屋里环视了一下。
以后,这里就是我的“家”了么?
不,我已经,没有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了吧。
一股疲倦感油然而生。
三天的旅途让中原中也身心疲惫。看着从窗口洒进的与自己发色相近的夕阳,中原中也顾不得什么快到吃晚饭的时候了这种问题,转身锁上房门,关上窗,检查了一遍床单、被套、枕套,甚至连被褥、枕头里的棉花都没有放过。毫无异样。
于是中原中也连衣服都顾不上脱,倒在舒服的软床上迅速坠入梦乡。
在梦里,他还是港黑国的无忧无虑的八皇子。
而在现实中,他在武侦国当质子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至于太宰治——谁管他!
TBC

【太中】你最想当谁的直属下属?

*突如其来的脑洞
*又名《论中原中也他究竟有多好》
*↑总觉得写得跟议论文似的
*其实也就最后几段跟太中有关系23333

正文
港口黑手党虽然是个名副其实的黑手党,但私下里并不想人们想象的那样黑暗残酷。虽然勾心斗角互相算计的事时常会发生,但当你发现自己的上司都强大到你算计都算计不来的程度,你还会想去坑害他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因此,港口黑手党里闹事的一般都是些新人,而资历深厚的老人们则更热衷于另一项活动——八卦。比如说什么五大干部之一的中原中也昨天晚上去酒吧喝酒又喊着某位叛逃干部的名字差点儿把场子砸了,再比如说什么梶井基次郎在研究用柠檬炸弹煎鸡蛋……

当然八卦之类的显然不局限于这些普普通通的不足为奇的事。曾经在太宰治还没叛逃的时候,港口黑手党的那些基层人员们就曾举办过一次投票,名为“你最想做谁的直属下属?”的投票。

这个投票当然是对所有领导干部们保密的,毕竟不小心得罪了谁就不好了。

这个投票轰轰烈烈地以各种隐蔽的方式进行了三天,几乎所有黑手党基层人员,就连新人都投了票。

结果可以说是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拔得头筹的是那个「重力操使」中原中也。

顺便说一句,最后一名是某位热爱自杀用人粗暴的年轻干部。

彼时的中原中也还不是干部,只是因令黑道上的人闻风丧胆的搭档“双黑”中的一员的称号而被人敬重着。

没见过中原中也的人,都会讨论他“双黑”之一的名声,而见过中原中也的人都会惊艳于他的样貌。橙红色的发色和毫不内敛的性格张扬得仿佛不像个成天在黑暗中如鱼得水的人。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据说是中原中也直属下属的人说,中原中也虽然平时出去完成任务的时候往往会带着一身戾气,但在真正要去面对一些正式的大场面的时候,他身上的戾气立刻就如盐入水,无迹可寻,俨然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中原中也之所以能这样转换自如,大概和他的好皮囊脱不了干系,但更重要的是,多亏了尾崎红叶,他骨子里有着绅士的风度。

除去样貌不说,中原中也最讨喜的便是他对部下的态度——平易近人,待遇丰厚。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原中也会毫不意外地位居榜首的主要原因了。中原中也本人酷爱单打独斗,一般能不劳烦属下的事就绝对不会去麻烦他们。但这并不代表在中原中也手下工作就很清闲。大概是因为这位矮个子黑手党是个实力派的缘故,他对任务报告有着独特的厌恶感,而书写报告这个任务自然而然地就落到了属下的手里。虽然中原中也成天大大小小任务不断,写起报告来不是件轻松事,但比起隔壁“双黑”另一个人的成天在刀尖上舔血,出生入死,在枪林弹雨中苟且偷生的下属们来说,中原中也的下属们已经很幸福了。

来解释解释:平易近人,中原中也虽然名气不小,但却并没有架子,心情好的时候还会带着属下们去喝酒,他请客;待遇丰厚,从敌人那里搜罗来的组织上不需要的东西中原中也都会直接分给部下,自己很少留下什么东西,而且作为工作狂,不仅工作效率高,质量也高——只要不和太宰治一起的话——因此奖金也特别多。上司奖金多,下属的奖金自然也少不了,因此中原中也手下的人的收入在整个港口黑手党基层人员中都算中上层的。

这一切都是那些热爱八卦的基层人员们总结出来的中原中也坐镇榜首的原因。

某不知通过什么渠道得知了这次投票结果的年轻干部露出了一个阴沉的微笑,悄无声息地查出了那些投票给中原中也的人,把他们的名字都列在了自己的下属选拔候选人中。

当然,这件事直到现在,当事人中原中也都毫不知情。

END

【太中】无人知晓 序章

*皇上宰×质子中
*你们好呀,我又给自己挖了个坑
*学李煜的《虞美人》学出的脑洞
*事实证明,中也就是看太宰不顺眼×
*对于开头,我可能是个假·理科生

正文
港黑三十六年,武侦亡国太子太宰治率兵造反于旧都横滨。越明年,驱官吏,自立为王,立年号为武侦,定是年武侦元年。
……
港黑四十年,武侦王太宰治起兵攻港黑,港黑大败。港黑王遂纳丞相森鸥外之谏,应武侦王太宰治之求,送皇子中原中也为质子。
——《港黑国史》

被当做质子送到敌国去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情。因此中原中也并没有穿那身为皇子订制的华丽的正式服饰,而是穿了平时上街时爱穿的一身黑,还不忘了带上心爱的小帽子。

当被代理丞相国木田独步强迫着坐在皇位上的脸上写满了“无聊”二字的太宰治看到某个一身黑的故人走进来的时候立马精神了。只见这位年轻的武侦国复国皇帝突然挺直了腰板,一副藐视天下的样子。仿佛跟刚才那个瘫在龙椅上的人判若两人。

太宰治的这个小动作自然瞒不过从小一起跟他长大的中原中也的眼睛。中原中也冷哼了一声,往大殿下一杵,打量起这个武侦国的旧皇宫来,丝毫没有要行礼的意思。

一旁跟来的使者可没中原中也这么悠闲,见自家皇子一副宁死不屈的样子,心里由不得开始发慌,心说太子啊太子,你可不要为难微臣啊。跪在地上的使臣硬着头皮微微抬头小心翼翼地看了坐在皇位上的那位四年前还在港黑皇宫里和自己身边的这位主子斗嘴的太宰治——面无表情。

使臣不禁在心里捏了把汗。他这次来可是背负着全港黑上下的兴亡,哪里由得身边这位本就脾气不好不招圣上喜欢的皇子耍小性子呢?想着反正中原中也从此就留在武侦当质子了,得罪了他也不怕被报复的心理,使臣毅然决然地决定强迫中原中也下跪。

然而还没等使臣做出行动,殿上的那位倒是先开了口:“中也你来啦?”

本不想搭理太宰治的中原中也心里只是过不去那个坎儿,真正的是非,他心里跟明镜儿似的。这厢太宰治主动开了口,他以质子的身份也不好不回答,只得瞥了一眼太宰治那虽面无表情但眼里却盛满了笑意的脸庞,没好气地回了句“嗯。”

不出声还好,这一出声又把使臣吓出了一身冷汗。本以为太宰治给中原中也个台阶下他就会乖乖跟着下,谁想到他虽然回答是回答了,语气里的不耐烦都快溢出来了。这下使臣真的欲哭无泪了,在心里默默感慨道为什么不让好脾气的三皇子来而非让公认脾气和名声最不好的八皇子中原中也来。可真是苦了使臣了。

光论颜值的话,中原中也确实能在众多皇子中脱颖而出,位居首位。论礼仪,如果中原中也愿意,他可以做得比谁都好——问题就是让他对谁毕恭毕敬都行,但那个人唯独不能是太宰治。

此时的太宰治听到中原中也的回应后不急不恼,慢条斯理地接着说道:“中也这态度,就不怕我不退兵?”

这下使臣立马沉不住气了,抬起头想再争取一下,结果一抬头正对上太宰治冰冷的眼神,吓得他立马蔫了,低下了头。

一旁傲然站立的中原中也倒是毫不畏惧地用他那双跟广阔自由的蓝天一般蔚蓝的双眸坚定地直直对上太宰治阴暗的眼神。

站在太宰治身旁的代理丞相国木田独步也因此有幸第一次目睹了这位小有名气的皇子的所谓摄人心魂的瞳孔。
可惜这拥有着自由的颜色和不羁的神色的瞳孔却属于一名质子——注定不会获得自由的人。

想到这,国木田独步不禁在心中叹了口气,可悲啊。
此时的中原中也和太宰治二人就在大殿上旁若无人地暗暗较起了劲,谁都不肯先移开视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俩在眉目传情呢。

沉默在富丽堂皇的宫殿中蔓延开来,最后还是国木田独步看不下去了,咳嗽了一声开口说道:“中原殿下,请允许微臣带您参观一下皇宫并带您去您的住处。”

像是刚注意到有这样一个人站在太宰治身边一样,中原中也在听到国木田独步的声音后立即将与太宰治的对决放在了一旁,看向了国木田独步。

中原中也审视的目光以及太宰治阴沉的目光同时集中在国木田独步身上,不由得让他背地里打了个冷颤。不过还好,中原中也很快便一副认可了国木田独步的样子。
只见中原中也脸上露出一个自然的礼貌性的微笑,抬起手微微抬了抬自己的帽子,上身前倾,鞠了个小幅度的躬,俨然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缓缓张口说出了他走进武侦国境内后的第一句完整的话——“那就麻烦您了。”

TBC

【太中】远程管家 上

*如题
*大概三发完结

正文
推开熟悉的大门,一个好听的男声突然响起:“欢迎回来。”

正在换鞋的太宰治身形一顿,警惕地抬头环视了一圈这属于自己的小小的公寓。陈设跟自己住院前想比没有任何变化,一切都没有变,但好像一切又都变了。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太宰治可以肯定,屋里除了他自己以外绝无他人。

仿佛意识到了太宰治的疑惑,那个声音再次响起:“您不用看了,我是您的远程管家,是您的父母请来的,今后将负责您的起居。”

“……”太宰治皱了皱眉,「多管闲事的父母」。不过这段话倒是让太宰治成功地找到了声源——屋顶上的一个小小的扩音器。

父母请来远程管家的原因,太宰治用脚趾头都能想出来。无非就是不放心一成年就执意脱离了他们跑出来租房子并且还花式自杀的自己。

不过如果不是那个多管闲事把自己从河里救上来还送到医院的小矮子的话,自己现在可能都已经成功地到达天蓝色的彼岸了。父母还叮嘱自己一定要找到那个“救命恩人”好好谢谢他。「是啊,」太宰治心想,「如果我找到了他,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虽然太宰治并不认为能找到。毕竟当时自己已经昏迷了,记忆中只有那人模模糊糊的声音残留着,模糊到甚至连说的什么都不是很清楚。只是太宰治的直觉告诉他,那人的声音很好听,跟这个远程管家的声音一样,都是能被太宰治勉为其难地划进“好听”的范围里的声音。

而医院给出的回答则是:“大概160左右的个子,橙色头发,戴着个黑色小礼帽。”

这个特征还是很明显的,但太宰治并不记得自己记忆中有这样一个人。对除了自杀意外的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的太宰治自然没有兴趣去特意寻找那个救命恩人。能遇到就算,遇不到就遇不到,没什么大不了的。

“太宰先生?”头顶的扩音器耐不住寂寞般再次发声,拉回了太宰治的思绪。

太宰治这才意识到自己还有些事没有做,一声不吭地走去杂物间准备拿出梯子和工具上去卸了那个玩意。无果。

“请您不要白费力气了,您父母已经把您家梯子卖给楼下收破烂的了。”

太宰治停顿了一会儿,又去搬椅子。

“这套系统是终身保修的,受到损害会自动保修。如果您想要维修人员和您的父母一起登门拜访的话,我是无所谓的。”

“……名字?”

“没有名字。您可以自己起。”

“……那就「蛞蝓」好了。”

“哈?”

“黏黏糊糊的又智商低下,不是很符合你么?”

“你这条青花鱼有什么资格说我?跳河自杀都淹不死你,我看你就是条淹不死的青花鱼!”

“所以说我说了啊,你这蛞蝓脑子是无法理解我的入水的艺术的。”

“切,谁会去理解什么入水的艺术啊。”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太宰治和他的不知名的——不,名为「蛞蝓」的远程管家在拌了一场嘴之后成功地“熟络”了起来。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TBC

【太中】向着美好的未来 第五章

*接上
*死亡注意,不要打我
*ooc注意

正文
直到第二天晚上下班的时候都没有人再见到过太宰治。虽然他经常翘班,但整天都没信儿的情况从来都没有发生过。更何况他接的那个委托只是个无论怎么看都很普通的委托,不可能会出事。

去港口附近完成委托的中岛敦在下班后半个小时冲进了侦探社,“国木田前辈!不好了,太宰前辈不见了!”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国木田独步皱了皱眉头,“敦君先冷静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有……有人说看到太宰前辈昨天晚上去了港口边上的那个断崖……”

“那并不能成为他出事的理由。”

“……然后今天有人说在那个断崖上发现了激烈地打斗过的痕迹!”

“……去看看吧。”

无论如何这次针对异能者的è yì xí jī事件都不可能波及到太宰治。国木田独步在见到现场之前一直是这么想的。更可况那个断崖可是在港口hēi shǒu dǎng的管辖范围内,dí rén应该不会在那里下手……应该。

赶到断崖时,映入眼帘的是一副地狱般的模样。原本像是被人工打磨过的断崖此时明显地被人“切”下了一大块去……不,或许不能说是“切”,因为那断痕参差不齐。再加上坑坑洼洼地像是被重物撞击而留下的一个个坑,上面暗红色的血迹还清晰可见。

再往前走几步,到悬崖断裂的裂口处,眼尖的中岛敦蹲下从断壁处捡起了一个什么东西——太宰治平时挂在胸前的那块绿色的石头。

这一切的一切都将矛头指向了一个人。

“这个痕迹是……「重力操使」?!”

国木田独步的心动摇了,一旦和中原中也扯上边,事情就复杂了许多……如果,如果凶手是中原中也的话,似乎也说得过去。本就和太宰治关系不好的他趁机杀掉太宰治并嫁祸给那个幕后黑手……

不,还有更可怕的可能性……没准中原中也就是那个幕后黑手呢?!

国木田独步已经不敢继续想下去了,他赶回侦探社从通讯簿里查找出了尾崎红叶的联系方式,拨通了电话。

“请问有何贵干?”尾崎红叶清冷的声线从电话里穿出。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谈谈。”

“谈什么?”

“你们的干部中原中也可能杀了我们的社员太宰治。”

“你说什么?!”

“中原中也杀了太宰治。”

“不可能。太宰不可能死,中也更不可能是凶手。”

“你还是先去港口边的那个悬崖看看再下结论吧。”

对面沉默了长达一分钟,然后挂断了电话。

在断崖上见到尾崎红叶的时候国木田独步一点也不惊讶,“你还坚持你的说法么?”

“……”尾崎红叶盯着那些再熟悉不过的痕迹没了声。

国木田独步也没有开口的意思,现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之中,徘徊在耳畔的唯有浪涛拍击海岸的声音。

“中也……中也他不会做出这种事的,”尾崎红叶的语气已不似刚才那样坚定了,“我给他打个电话。”

TBC

【太中】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太宰的套路·下

*接上
*久违的更新
*貌似写跑题了
*太中强行秀恩爱
*结尾强行点题

正文
那之后有段时间,国木田独步和中岛敦都没再见到过中原中也,甚至连消息都没有直接或间接地得到过。不过毕竟是分属两个组织,得不到对方的消息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那天的那个小插曲并没有被二人放在心上,一如既往地该干嘛干嘛。直到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国木田独步和中岛敦一同外出完成一个委托——原本是太宰治负责的委托。然后中岛敦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诶……那不是太宰先生么!”小老虎指了指前方一个不起眼的漆黑胡同的拐角。

国木田独步顺着中岛敦的手望去,只见穿着卡其色大衣的太宰治撑在墙上微微弓着腰,姿势很奇怪。由于现在这个距离看不见太宰治的脸,因此二人紧走几步,本想在被太宰治发现之前把这个逃班的人就地正法,不料走近了才发觉不对劲。

太宰治双臂间还环着一个人,脸被太宰治的胳膊挡住了,但那顶黑色的小礼帽和露出的几缕橙色的头发都在不停地刷着它们的存在感——那么明显的特征,只要见过一面,傻子都能认出来——堂堂港口黑手党的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也就是说,那个被太宰治环在双臂中按在墙上热吻的人是中原中也。

中原中也!

那可是中原中也啊!

国木田独步的心中瞬间跑过了一群月下兽。那可是和太宰治见面就吵,互相看不顺眼,吵着吵着还能打起来,真打起来能把整个横滨都掀了的中原中也啊!

一旁不明所以的中岛敦还想继续往前走,却被国木田独步拉住了。本着不能带坏小孩子的思想,国木田独步以中岛敦看错了为借口,带着他离开了那片是非之地。

国木田独步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来到这座高档小区看到太宰治若无其事地像回自己家一样跟着中原中也进了家门的。真的不是,要怪就要怪中原中也家隔壁的那家邻居,也就是这次委托的委托人。

实际上国木田独步不知道,不是“像”回到自己家一样,而是就是回到自己家。太宰治和中原中也早就在众人都没有发现的,情况下同居了。

说到那个委托,国木田独步真的是觉得自己今天不宜出门。那个委托人说,她的委托就是希望能解决一下隔壁的扰民问题。虽然是高档小区,户型之间隔音效果极佳,但阳台还是离得很近的。不知道为什么隔壁从半个月前起就突然特别吵。像是在打架,有的时候开着阳台门还会听到有一些奇怪的声音从隔壁阳台传来。嗯,奇怪的声音。

比如现在。

国木田独步在阳台听了听活春宫以后终于明白了太宰治为什么要把这个委托给自己——纯粹就是为了秀恩爱啊!!!为了秀自己终于把那个高岭之花拿下了而且还过得挺幸(性)福啊!!

于是委托的解决方法就是:关上阳台门。

毕竟隔壁的俩都不好惹。

镜头转换到此时的隔壁。

一路擦枪走火,到了家一进门太宰治就不要脸地凑了上来。

事后疲惫的中原中也任由太宰治将自己抱在怀里。中原中也骨架子本就小巧,被太宰治一抱就显得更小只了。

虽然大夏天屋里还没来得及开空调,两个大男人刚做完床上运动赤身裸体地抱在一起,身上就随意地盖了层单子但还是很热,但中原中也却并没有将太宰治踹下床。

毕竟这世界上再没有第二个中原中也可以毫不顾虑地将后背交付的人了。

多年的因被迫害妄想症而高度紧张的神经导致的失眠在太宰治来了以后立刻不治而愈,安眠药被丢弃在了床头柜的角落里。

太宰治就是中原中也的安眠药啊。

后来某电视台路边采访的时候采访到了一个一袭黑衣还戴着一个黑色帽子的橙发男人:“请问您这辈子走的最长的路是什么?”

那个男人皱了皱眉,说道:“哈?我这辈子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太宰的套路。”

“????”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