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es,刀乱深坑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Leo司,药信

【太中】一只金毛的套路

*久违的更新
*请让我沉迷学习
*又是宰宰的套路

正文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出门没看黄历,倒了大霉了。先是出门的时候被一只金毛扑了一下,帽子不知道怎么的就被风吹跑了,去捡的时候那只金毛居然迅速地叼起了帽子,一溜烟跑掉了。

这也就算了,毕竟中原中也也不是只有一个帽子。转身回家又戴了个帽子出门的中原中也也没把这件事当回事。

谁知道到了港口黑手党就直接被森鸥外叫到了办公室,笑眯眯地让他去武装侦探社一趟。眼里的偏心都快要溢出来了。中原中也想都不用想一定跟某个混蛋有关。

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迫于命令来到了武装侦探社的中原中也第一次怀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今天不应该出门。

只见早上的那只金毛乖乖地坐在武装侦探社的中央,嘴里还叼着自己的帽子,周围围着一干武装侦探社人等。

中原中也环视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到太宰治的身影,这才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扶了扶头顶的帽子,严肃地敲了敲门。

说是敲门,其实只是礼貌地告诉屋里的人自己来了。毕竟门本来就是开着的。

看到中原中也的到来,反应最激烈最迅速地居然是那只金毛。只见它把嘴里的帽子一放,“嗷”地一声就扑向了中原中也。

被大型犬扑倒的滋味可不好受,中原中也迅速侧身想躲开,没想到却被那只狗看穿了动作,实打实地扑倒在了地上。中原中也对这只狗的印象分瞬间从负值下降到了更低。

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没事,中原中也正想使用异能将这只狗从敞开着的窗户扔出去。谁曾想不仅扔不出去,连抬起来都做不到——异能失效了。

一脸诧异的中原中也对上了那双亮晶晶的狗眼。

好熟悉,总有一种想凑它的冲动。

……

“太宰治?!”中原中也几乎是跳了起来,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国木田独步刚想开口,只见那只狗在听到太宰治的名字后立马兴奋地直起身,想去舔中原中也的脸,被中原中也嫌弃地打开,“行了别恶心我。”

显然被这一人一狗整得有点儿懵。眼睁睁地看着中原中也随手搬了个椅子往上一坐,对着那只金毛说道:“来,解释解释吧,你又造什么孽了?”

然后武装侦探社的人就有幸看到了一只金毛在办公室里手舞足蹈,然后港口黑手党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时不时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好不容易告一段落了,中原中也支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悠悠地开了口,“所以你是碰上了非碰触系异能——或者说是精神系异能,能让人变成他脑子里正在想的那个动物。对方放了只狗出来,然后打动了异能,因为你接到的情报有误,所以没有防范到,就被变成了狗?”

目瞪口呆地武装侦探社社员们看到那只金毛兴奋地点了点头。

“所以你现在要我帮你找到那个异能者?”

金毛又点了点头。

“想得美!”中原中也起身就往门口走去,“你变成这样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好自为之吧,太宰。”

眼看着人就要走了,一旁的国木田独步终于还是斟酌再三开了口:“那个……中原先生,你怎么证明这只狗是……太宰,而不是你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部剧呢?”

“哈?”中原中也回过头来一脸难以置信,“我们港口黑手党可是很忙的,我好歹也是个干部,哪儿有那个闲工夫去演戏?”

说着,中原中也走回来弯下腰,伸手摸了摸金毛毛绒绒的脖颈处,揪出了一个在场的各位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波洛领带出来,瞬间鸦雀无声。

“好了,你们自己的社员出了问题你们自己解决吧。我们港口黑手党可不给你们收拾烂摊子。”中原中也直起身,摆了摆手,径直离开了武装侦探社。

整套动作可以称得上是潇洒。

如果忽略身后屁颠屁颠跟着的那只摇着尾巴的金毛的话。

最后太宰治还是恢复了。至于谁帮他找到的那个异能者,答案显而易见。

没过多久太宰治就从员工宿舍搬了出去,至于搬去了哪里,谁都不知道。据小老虎说,他曾经看到太宰前辈和中原中也进了同一个高档小区。

虽然别人一致认为是中岛敦看走眼了,但对此,江户川乱步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据某名侦探透露说,太宰治正好认识那么一位中原中也描述的异能者,两人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END

评论(7)

热度(90)

  1. 忘却牢笼咸鱼欣函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