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es,刀乱深坑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Leo司,药信

【太中】我走过的最长的路就是太宰的套路·中

*接上
*爆字数了orz
*纯糖,请放心食用

正文
当中原中也头上的帽子第三十一次被尾随在身后的太宰治拿走了以后,中原中也终于停下了急匆匆赶去港口监督一批重要货物交接的脚步。头上的青筋暴起,不等太宰治反应过来便直接一拳冲着太宰治那张给他带来无数桃花运的脸打去。遗憾的是,被后者很巧妙地躲过去了。

“哎呀,好险……刚才那下要是直接打到脸上的话估计会毁容吧,中也你下手好狠啊。”太宰治一副心有余悸的语气,然而脸上却带着笑,与他的语气严重不匹配。

“太宰我警告你,今天我有急事,不跟你计较,你要是再敢拿我帽子,小心我掀了你们侦探社。”中原中也揪着太宰治的领口强迫他弯下腰来与自己平视并恶狠狠地说道,说完不忘一手抢回自己的帽子,飘洒地转身就走。

“中——也——”太宰治用双手捧成一个小喇叭,对着中原中也的背影喊道,“我在侦探社等你哦,不管多晚,不见不散!mua!”说完还比了个飞吻,引得过路人的视线都不由得集中在了他们两个人身上。

中原中也气的浑身发抖,但碍于周围闲杂人等太多,不好发作,只得怒气冲冲地冲着太宰治比了个中指,回了句“你自己等到天荒地老去吧!”然后咬牙切齿地消失在了一条远离人群的小道里。

看着中原中也的背影隐入了黑暗中,太宰治脸上勾起了一个神秘的微笑。要知道去港口的话,走大路可比走小路近,中也之所以没有走大路的原因——莫过于大路上人多眼杂出了事不好控制局面,而且最重要的是,在通往港口的路上有两座天桥一条河。

中原中也走小路的举动可以说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证实了太宰治的想法,也不枉他大周末起了个大早去把中原中也爱车的轮胎扎了的劳苦用心。不过,这事可不能让中原中也知道,不然太宰治恐怕就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折腾完中原中也心满意足的太宰治溜溜达达地来到了武装侦探社。按理说武装侦探社是正当单位,周末是要放假的,但总得有人值班嘛不是,所以每周末都会排两个人值班,只不过太宰治从来没值过他的班就对了。而这周末正巧赶上太宰治和中岛敦值班。

坐在办公室里的中岛敦在看到太宰治哼着自杀小调走进屋里的时候露出了极其奇怪的表情。

“怎么了敦君?怎么一副见了鬼的样子?”太宰治一副不解的样子问道。

中岛敦显然还在震惊中没有恢复过来,话都说得磕磕绊绊的,“你、你真的是太宰先生?”

“诶?敦君……”太宰治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身后从门口窜进来的国木田独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不知道哪里来的麻绳将太宰治绑在了最近的椅子上。动作完成后还不忘拍了拍手。

“呜哇!太过分了!明明是正当单位,还绑架员工!这还有没有人权了啊!我要去告你们!”太宰治一边挣扎着一边大声喊叫着,一副“我不服!我就是不服!”的样子。

国木田独步淡定地推了推眼镜,眼镜的反光差点晃瞎了一旁不知所措的中岛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不过先把你绑住总是没错的。至于告上法院,你有钱交诉讼费的话就请快去吧。”

一听到有关钱的问题,太宰治的嚣张气焰立马灭了一半,有些底气不足地反驳道:“没钱我不会去借啊!大不了找黑手党来堵你们,给你们点儿颜色看看,你们可别忘了我原来的身份!”

“是啊,港口黑手党的叛逃干部?”

“……敢瞧不起我就等着瞧吧!一会儿就会有黑手党来救我。”

国木田独步显然不信。

所以当下午,挂在墙上的时钟的时针整整地指向了五的时候,国木田独步也收拾好了东西,结束了自己的加班,准备去里屋被迫值班的太宰治那里说一声他可能等不来救兵了。就在这时候,一声巨响从门那边传来。

一身黑还戴着个黑色小礼帽,身上血迹斑斑的某位黑手党干部气势汹汹地用脚“开”了门,一副前来干架的样子往外散发着杀气,“太宰呢?!”

听到中原中也这么问,国木田独步立马想起了太宰说要找黑手党来堵自己的事,于是迅速进入了战斗状态,紧紧地握住了手中的「理想」,并用眼神示意中岛敦,让他时刻准备着。

“太宰呢?”仿佛没有看到面前两个人的那些小动作,中原中也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又问了一遍自己刚才的那个问题。

“在里屋。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侦探社的成员,我们有权限制他的行动,所以请三思。”不管怎么说,和中原中也开战都是下下策,毕竟在场的两个人对上他,如果没有太宰治的帮忙的话……胜算是极低的。于是国木田独步试图说服中原中也不要冲动,虽然他不是很清楚太宰治究竟是怎样使唤动堂堂港口黑手党的干部大人的。

“哈?”中原中也显然一头雾水,“我有什么可三思的。”说着中原中也便直冲里屋去了,国木田独步下意识地挡住了中原中也的路,“这里是武装侦探社的地盘。”

意思是不要太放肆。

“哼。”中原中也轻笑了一声,不知是觉得国木田独步的行为好笑还是怎样。他抬起手指了指里屋,“你还是先问问你们家社员都干了什么好事吧。”

国木田眉头一皱,意识到事情恐怕没有自己想象的这么简单。

“哈哈哈哈哈哈”身后传来了太宰治的笑声。回头一看,太宰治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束缚走了出来,笑得前仰后合,“国木田君你还真信了啊哈哈哈哈哈哈……”

花了两秒钟意识到自己被耍了的国木田独步脑袋上青筋暴起,刚上前揍太宰治一顿,却发现自己身边那个小个子黑手党比自己先做出了动作——只见中原中也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揪着太宰治的领子强迫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然后用压低了的充满威胁的声音问道:“你这混蛋拿走了我的订单对不对?”

“诶……什么订单呀?”太宰治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呀的样子,显然准备装傻装到底。

遗憾的是,他这个装傻的技能可能能骗得过中岛敦和国木田独步,但绝对骗不过他的前搭档中原中也。

“少废话,交出来。”

“不是我不想拿啊。就在今天早上中也去港口了以后我去入了次水……然后……”

中原中也表示,我信你我就不姓中原(某太宰先生云:不姓中原姓太宰也行哦)。然后冷漠地拿出了小刀架在太宰治的脖子上,“我再给你次机会,我的订单呢?”

“诶……中也真——没劲。我还没一瓶红酒重要么?”

眼看着中原中也就要把刀刃送进太宰治缠着绷带的脖子里了,太宰治却还在开着无关紧要的玩笑。一旁的二人不禁在心里为太宰治捏了把汗。

“不过中也,想拿回你的订单就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嗯?”中原中也一副警惕的样子。

太宰治眯起了充满笑意的眼睛,一手抓住中原中也拿着刀的那只戴着黑色手套的略显小巧的手,轻轻拨开,另一只手搭在中原中也肩上,将嘴凑到中原中也耳边以极其暧昧的姿势低声说了句什么。

中岛敦发誓,他那个角度可以看到那个叱咤风云的黑手党干部的耳根都红了。

听到太宰治那句低语后,中原中也瞪大了眼睛,手中的刀哐当一声落在地上。那双如大海般的蓝色眼眸中此时波涛汹涌,传达出的复杂心情绝不是语言所能描绘出的。中原中也松开了太宰治的领子,迅速后退了几步后转身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太宰治则是自己保持着自己的招牌微笑,目视着中原中也冲出侦探社大门。

弯腰捡起地上中原中也随身携带的小刀,太宰治若无其事地跟目瞪口呆一脸茫然的两个人挥了挥手,也离开了武装侦探社。

TBC

评论(2)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