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es,刀乱深坑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Leo司,药信

【太中】牛郎&牛郎? 上

*又名《织女都去哪儿了》
*@遗忘拯救人  点的双牛郎梗
*上篇暂时是22岁牛郎宰×12岁孤儿中
*有失忆梗
*太长了一次性写不完,不出意外的话三发完结

正文
如絮的雪花洋洋洒洒地从几万米的高空落下,满目尽是刺眼的白。象征着纯洁的白色此时却是如此的讽刺,中原中也仰面躺在一望无际的铺满了厚厚的雪花的荒原上。来时留下的血迹已然被这大雪覆盖,而筋疲力尽浑身是伤的中原中也也即将被这白色掩埋。

纵使一头耀眼的橘色头发也无法掩盖中原中也低贱的出身——妓女的孩子。听信了男人的诺言的妓女千方百计生下了孩子,却落得个被抛弃的下场。被自己心爱之人追杀了多年,最终还是没能逃过这一劫,死在了一个笑得一脸温和的男神的手下。

时年十二岁的中原中也目睹了母亲的死亡后从后门落荒而逃,在大雪纷飞的世界里漫无目的地逃亡,最终还是没有母亲的毅力,筋疲力竭地倒在了雪地中。

身体已经动弹不得了,但是神志清醒地看着雪花落下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受。脑子里不停地有个声音叫嚣着“快逃!!快逃!”但无奈身体已经超负荷了,不听大脑发出的指令了。

就歇一会儿,稍微,稍微休息一会儿。这是中原中也失去意识之前最后的想法。

等中原中也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个点着暖黄色的台灯的卧室里。身下的大床柔软的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般,被子虽暖和却似棉花般轻盈。

已经顾不得想自己身处何地了,中原中也只想再在这个温暖的被窝里蜷一会儿。

“你就不打算问问这里是哪里?”突兀的声音从身旁响起,中原中也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身边还有个人,还是个成年男性。

那人有着一头黑色微卷的头发,精致的脸庞,尤其是那双盈着笑意半眯着的桃花眼,如毒品般摄人心魂。

中原中也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唾沫,“非常抱歉。那么请问,这里是哪里呢?”

“不告诉你。”男人笑得更开心了。

“……”要不是现在中原中也饿得没力气,而且本着不能随便打人的良好的教养,中原中也肯定一拳怼上面前人的肚子上。

“那么,能不能告诉我您的名字呢?”中原中也强忍着不爽,决定换个话题,虽然也不觉得对方会回答就是了。

“太宰治,”意外地得到了答案,对方顿了顿,“那么你呢?”

“我叫……”中原中也突然懵了,我叫什么呢?脑子里一片空白,不仅是名字,甚至连自己的身世,以及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太宰治一副了然的样子,“你叫中原中也,今年十二岁,昏迷在了我工作的店门前。正好赶上我值班,就把你捡回来喽。”

“那……”

“你脖子上的颈圈上有写。”

中原中也一脸诧异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摸到了那个所谓写着自己个人信息的颈圈,最终半信半疑的相信了太宰治。

于是中原中也就这么“阴差阳错”地住进了太宰治的家里。作为住宿费和伙食费,中原中也每天要在家帮太宰治做家务,做饭,听他使唤;而太宰治则负责出去工作,使唤中原中也。虽然压了一肚子火,但毕竟对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自己又寄人篱下,不做点儿什么也说不过去——不过谁能告诉中原中也为什么报答救命恩人这件事还包括要阻止救命恩人自杀这一项啊?

而至于太宰治的工作,中原中也很快发现,只是一家普通的牛郎店里的招牌牛郎罢了。

TBC


评论(2)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