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es,刀乱深坑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Leo司,药信

【太中】都是窗台惹的祸

*吐槽风
*感觉ooc挺严重的orz
*最近手感不太好
*一篇太宰没有出场的太中文
*↑因为我对中也小天使爱得深沉

正文
中原中也最近很讨厌回家。他几乎住遍了横滨所有的宾馆,无论档次高低。
尾崎红叶和森鸥外发现这件事,是在第三次给中原中也家打电话没找到中原中也后。
处于担心与好奇,尾崎红叶和森鸥外立马以命令的形式打通了中原中也的电话,让他立马回总部报道,有重要的事情要问他。
于是当中原中也风尘仆仆地从某高档宾馆飙车飙回港口黑手党总部,疾步走进森鸥外的办公室的时候,面对的就是正襟危坐的表情严肃的尾崎红叶和森鸥外。
面前的两个人,一个是首领,一个是养大自己的大姐。见两人都这么严肃,中原中也料定必是组织上出了什么大问题。虽说他在港口黑手党长大,好歹也混成了个独当一面的干部,但终究还是太年轻,没有那两位的定力。此时的中原中也有些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轻轻关上了门,莫名觉得比起大姐和首领,自己果然还是差了很多。
“中也……”中原中也还没来得及张嘴,尾崎红叶就先他一步叫了他的名字。
本就紧张的中原中也听到尾崎红叶叫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是!”
“你这几天都没有回家吧?”尾崎红叶用她那锐利的眼神看着中原中也。
“是……”中原中也被盯得有些发毛,对她的问题也是一头雾水。
“所以我们是想确认一下——是因为中也君不回家所以太宰君去你家住了,还是因为太宰君去你家住了所以中也君你才不回家?”坐在一旁的首领终于笑眯眯地出了声。
这下中原中也更懵了,“哈?!太宰那混蛋住我家了??”
“看来是太宰趁你不在住到你家了呢。”尾崎红叶像是松了口气,端起面前桌上的凉透了的茶水抿了一口。
“不,等等,首领和红叶大姐怎么会知道的……”

经过一番交谈,中原中也算是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无非就是尾崎红叶给中原中也家打电话的时候发现电话被太宰治接了。一次两次也就算了,第三次还是太宰治接的。而且每次太宰治都会用他那欠揍的语气告诉尾崎红叶,“中也不在家哦。”。
所谓事不过三,尾崎红叶实在是担心自家中也的安zhen全jie问题,所以跑来跟首领商量。
尾崎红叶也明白了。
无非就是太宰治最近不知道犯什么神经病搬到了中原中也家隔壁住。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说中原中也住的地方了。
因为是港口黑手党旗下的高档小区的缘故,中原中也身为干部,本身隔壁是空的没有人住的。其原因就是因为虽然是高档小区,但两户的窗台之间几乎是挨着的,也就是说可以从窗台翻进隔壁家。中原中也不知怎地,却对这个宽敞的大阳台情有独钟,也不管它的不安全的缺陷,执意要住在那里。所以为了干部大人的安全问题,隔壁从太宰治叛逃以后就一直是空着的。不过其实说什么安全问题,大概港口黑手党考虑的是中原中也隔壁的人的安全问题吧。虽然中原中也强大到并不让别人觉得他会有安全问题,但尾崎红叶毕竟不算“别人”,她要求中原中也每天只要不在阳台,阳台门就要上锁。中原中也确实也照做了。

问题是搬到隔壁的人是太宰治,对于太宰治来说,撬个锁就跟喝杯水一样简单。
话说到这里,想必即使不说下去大家也都懂了。
无非就是——
不,这已经不能用“无非”来形容了,已经到了犯罪的范畴内了。
可问题是,在座的三个人犯过的罪跟太宰治现在犯的罪一比,就显得太宰治做的不算什么了。
至少对森鸥外来说是这样。

其实中原中也不知道的是,在他来之前尾崎红叶和森鸥外打了个赌。
森鸥外赌中原中也是被太宰治气得不回家的。
而尾崎红叶则是赌中原中也不知道太宰治在他家,是太宰治趁中原中也不在家趁虚而入。
当时尾崎红叶像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就是因为听到中原中也的回答以为自己赌赢了罢了。谁知道中原中也惊讶的不是太宰治在自己家,而是太宰治“住”在自己家。
不过现在看来,是首领赢了。

其实这个赌注根本就是在赌攻受啊!【划】

于是中原中也被下了命令,为了方便联系,必须回家住。
从那以后,中原中也花在房屋内部装潢的资金一下子翻了好几翻,楼下买锁的老大爷也认识中原中也了——毕竟阳台门的锁每天都会被撬坏,每天都要换的人可不多。

还有一件事中原中也不知道,也永远不会知道。他隔壁从那人走了以后就空闲下来的房间的钥匙并没有被森鸥外回收。

首领和红叶姐真是神助攻呢。
END

评论(2)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