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欣函

Vai suo modo, lasciare che gli altri dicono di si
这里欣函,请多多指教!
es,刀乱深坑
cp不逆不拆!
有轻微cp洁癖
最近沉迷Leo司,药信

【太中】five-day dream·1st

*意义不明的题目和内容
*五发完结吧大概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啥
*这章大概就是在交待背景,太宰都没出场
*我爱中也小天使【划】

正文
中原中也不知道究竟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在4月1日当天,中也一如既往地去港黑接任务,出去完成任务,大半夜回到家倒头就睡。一切都没有任何问题。
然而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中也习惯性地看了眼床头柜上闹钟显示的日期——嗯,4月1日。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中也瞬间就清醒了,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又仔细地看了看日期,是4月1日没错。那之前自己关于这天的记忆是……
“嗡——”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屏开始震动,是森鸥外发来的,让他早些到去领任务。
中也感到后脊梁骨发凉,在他的记忆里,昨天早上确实是有这么一条短信。
思考再三后,中也还是决定先按部就班的来,毕竟多年的黑手党经验告诉他在没有弄清楚具体情况之前不能轻举妄动,没准自己只是做了个很真实的梦呢?
然而这个想法很快就动摇了,在中原中也看到森鸥外递给自己的任务信息的时候——去干掉港口黑手党管辖地区里的一个新兴起的不起眼的小异能组织里的一个棘手的异能者,如果能顺便将那个组织铲平就更好了——与自己记忆里一模一样的任务。
中原中也第一反应是4月1日愚人节,组织在第二天整自己,刚想开口询问,声带便自己发了声:“好的我知道了。”,随即身体便自己动了起来,走出了森鸥外的办公室并毕恭毕敬地关上了门。
中原中也背对着门站着,疑惑地抬起了手,动弹自如,又清嗓子似的咳嗽了几声,声带也没问题,那问题是出现在了——“中也今天也很认真的在工作呢。”
带着笑意的女声想起,中原中也下意识地站直了身体,“红叶大姐。”
尾崎红叶脸上的笑意更浓了,踩着木屐缓缓走过来拍了拍中原中也的肩膀,“中也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与我平起平坐的干部了,已经可以不对我这么毕恭毕敬的也可以了哦。”
可以说,没有尾崎红叶就没有现在的中原中也。因此让私下里会扶老太太过马路的中原中也不对尾崎红叶那么尊敬简直就是强人所难。中原中也刚想开口说什么,尾崎红叶就笑着走进了他身后的门。
中原中也这才意识到,刚才的尾崎红叶不过是自己记忆中的一个人物罢了。但自己又为什么会被困在这段记忆里,而为什么自己还可以思考,可以在一个人的时候有一些与记忆中不同的动作呢? 
中原中也心中隐隐约约已经有了答案,他压了压头顶的帽子,径直走出了港口黑手党的基地。不管怎么说,先按着记忆中的来。
街上的行人果然如记忆中的一样,中原中也熟悉地穿越在人流中,然后不经意间被一个迎面而来的一袭黑衣裹得严严实实的男人撞了一下。因为身材矮小的原因,中原中也回头看的时候,对方已经消失在了人海中。毕竟昨天也被来了这么一下,所以中原中也并没有怎么在意,而是撇了撇嘴继续往目标方向前进。
没有丝毫变化的任务,依旧是大半夜回到家,但中原中也并没有像昨天那样直接倒头就睡,而是随手开了瓶红酒,坐在特意定做的皮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中原中也现在已经可以确认,自己是陷入了那个小组织里的那个所谓特别棘手的异能者的异能中了。
回想了一下任务文件中的描述——
「先前派去的人无一例外全都昏迷了,至今未醒」
「异能未知」
看来,那个棘手的人的异能就是能把人困在一天的记忆中没错了。那么现实中的自己应该也是昏迷了才对。
不管那么多,只要是异能,那个异能者就必定会在自己的记忆中出现,只要把他揪出来干掉就可以了。
这么一想,中原中也心里舒畅了很多,仰头喝干了高脚杯中最后一口红酒后便走向了卧室。
TBC

评论(5)

热度(48)